大学校园该怎样开放
作者: ■文/张鸯  阅读数: 10523 

      不知从何时起,被称为“中国最美校园”之一的浙大紫金港校区突然被人戏谑为“三墩镇人民公园”,古老而又美丽的浙大之江校区成了杭州新人们“婚纱摄影”的基地……现代大学面向公众开放已然成为一种现实、责任和要求,但这扇门怎么开?开多大?
  开放的目的是什么?开放的边界在哪里?同时,“开放”也带来了很多公共空间上的管理难题,“怎么管”更成为了长期困扰高校和公众的难题。
  在七届二次教代会收到的提案中,机关代表团胡义镰老师的《关于加强浙大校园公共开放空间管理的建议》提案引发了很多代表的共鸣和附议,也受到校领导的高度重视,提案正在落实中,我们采访了提案人、职能部门和专家,呈现观点,共同探讨大学校园如何开放的问题。

  记者:为什么要提这一提案?
  胡义镰(提案人):一到天气好的休息天,浙大各校区的草坪上经常可以见到搭着帐篷、吊床玩耍的游人,更有一些旅游团成员索性到草坪上打扑克,举止不是很文明。今年紫金港新种的一片向日葵花在盛开期间,边上的一条马路连着好几个周末都挤满了违章停放的外来车辆,可谓人比花多……大学固然要与社会保持一定的互动空间,但大学之“开放”还是需要有度。广场、绿地、水体等浙大校园公共开放空间是师生们生活与学习的重要场所,是学校教学环境的组成部分。加强校园公共开放空间的管理。加快制定校外人员进校行为规范、落实具体负责部门,都可谓是迫在眉睫,这也是“美丽校园”、“文明校园”建设的应有之义。

  记者:浙大在开放校园上遇到了哪些难题?学校有哪些措施?
  胡凯(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安全保卫处副处长):封闭有封闭的弊端,开放也有开放的烦恼。校园的开放确实给学校的安全保障带来压力,比如外来人员在操场、体育馆等运动场馆锻炼的安全,启真湖边以及其他水电危险处的管理等等。校园交通也是另一巨大压力。数据显示,浙大各校区近几年的车流量呈逐年上升趋势,紫金港今年的24小时平均车流量是1.7万车次、玉泉校区9000多车次、西溪校区5000多车次、华家池4000多车次,西溪校区目前基本接近校园车辆循环的饱和状态。
  大学校园的开放,需要学校相关部门联动管理,也需要全校师生共同参与。在提案办理过程中,校综治委召集相关部门共同研讨,基本达成“谁主管谁负责”的意见。比如,由后勤管理处牵头,完善校园环境卫生设施,方便果皮、纸屑等的废弃物投放;由宣传部牵头,拟定文明公约,布置好标识,倡导文明游校;由安全保卫处牵头,加强校卫队巡逻力度,纠正不文明行为;由学工部、研工部牵头,组建学生文明宣传劝导队,参与校园环境的监督管理。

  记者:大学校园是否应该更加开放?开放的边界在哪里?
  吴金群(副教授、公共管理学院):开放的大学校园比封闭的大学校园更美,大学的“门”应该开放,大学的“心”更应该开放。校园文化与社会共享,校园部分资源适度开放,这是高校与社会的交流互动,也是大学主动承担的社会责任。国外很多大学都没有围墙和校门的“领地”概念,而且非常“好客”,社会人士享用大学课堂资源和图书馆资源并非难事。比如,美国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世界名校。
  现在国内高校出现的问题其实在于开放校园及其设施过程中,掺杂了许多与教育无关的东西,许多大学校园在开放过程中并没有深入分析和思考为何向社会开放、开放的边界在哪里、怎样在开放中找到真正的平衡点。
  校园开放的目的在于教育本身,引领社会始终是大学的文化使命。开放的范围除了室内公共空间外,还可以包括运动场馆、图书馆、教学楼等,条件成熟时可以通过预约开放某些实验室。当然,也可以划定一些不宜开放的边界,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开放不等于全免费,特别是餐厅食堂、运动场馆和图书馆,可以通过市场化或成本补偿的方式进行收费。在某些场域,比如图书馆、体育馆还可以体现在机会均等基础上的一定差异。也就是说,如果场馆是开放的,那么校外人士跟在校师生都一样,都可以使用,但使用方法和费用标准可能不一样。

 


< 关闭窗口 >

浙江大学报 版权所有 ©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