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艾丁湖到启真湖
作者: ■文/学生记者 陈亦欣 张颖  阅读数: 10517 

    新郎:阿帕尔 2007级食品科学与工程校友
    新娘:古丽妮萨 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友

    他叫阿帕尔,2007届浙大校友,从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现在在吐鲁番市高昌区的二堡乡中学教数学。这次他要和一位叫古丽妮萨的姑娘携手赴一场独特的婚礼。
  从吐鲁番北站出发,他们坐火车来到乌鲁木齐南站,辗转到机场却又遇上飞机晚点5小时。连续的奔波,他们终于从西域大地启航。
  他们到达杭州萧山机场时,已是29日凌晨两点。从艾丁湖赶往启真湖,17个小时的漫长旅程与他们从相识相知走到相爱相守的爱情之路相比,其实不算艰辛。
  到浙大之前,阿帕尔和古丽妮萨在郑州预科了一年。不久,阿帕尔南下来到杭州,古丽妮萨北上去往哈尔滨。异地的距离让高二就牵手的他们变得煎熬无助。阿帕尔甚至直接跨越20个纬度去找她“谈一谈”,就是在这次返程的火车上,古丽妮萨给他打了一通电话抽泣地说道“你快回来吧,我再也受不了没有你的生活”,这一瞬间阿帕尔确定了她就是要一起走过一生的人。
  “五月他来哈尔滨陪我,十月我去杭州找他。”大一时候阿帕尔的那次“冲动”,竟成了两个人四年大学期间小长假式往返惯例的开端。那时南下或北上都需要33小时的火车车程,“没想过放弃,就是有一股劲,没有想那么多。”古丽妮萨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内敛却深邃的红宝石戒指,笑着感慨,“从来都不觉得辛苦,总是甜甜的……长大以后回想,哎真傻那个时候。”
  这“傻”了四年的33小时车程,却不如一遍遍地逛校园“傻”得出奇。紫金港不过这么大,可他们整整逛了四年光阴。西区草坪、南华园、启真湖畔……甚至两人都忘却了自己走到过哪,记忆中存留的不过是踏着紫金港的石径握着彼此的手那些没有停过的谈天说地。一坐上草地就再也不想起来的依恋,却不得不面临每一次的分别。
  每次的杭州或哈尔滨车站,都好像上演着生离死别———“但最痛苦的不仅是分离的那一瞬间。”古丽妮萨和阿帕尔分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会重走他们曾经走过的每个角落,“去清真食堂吃个饭,走过某个街道,好像每个地方都有他的影子。”
  支撑起回忆的还有那些少数民族的老朋友。他们举办穆斯林的肉孜节、穿着维吾尔族的服饰共同歌舞、他们在宿舍里曾经玩过最简单却又最快乐的纸牌游戏,一切看上去那么平淡,却又那么历久弥新。
  走过了十年春夏,经历了两地分隔,阿帕尔和古丽妮萨成功地将这场跨越二十多个纬度的异地恋坚持到底。他们的爱情不但开花结果,更是留下了满路芬芳。说到过程与结果,阿帕尔还有一个浙大回忆。
  “相比于过程,重要的是结果。”这句话的主人王若青老师是当年阿帕尔所在民族班的班主任。当年阿帕尔和同学因为演出准备不够充分而紧张,王老师用这句话鼓励他们。这不过是一次小小的精神扶持,王老师给予更多的是生活上全方位的关怀。为了给民族班的同学改善伙食,王老师常常带他们到校外的清真餐馆吃饭,觥筹交错之间师生侃侃而谈。分别多年,距离甚远,不常相见,甚是想念。去年七月酷暑,王若青老师到吐鲁番时顺道去往阿帕尔家中做客,但阿帕尔始终为师生情没有更好地重温而遗憾。这次他终于得愿,在集体婚礼前一天携古丽妮萨一同和恩师畅聊整个下午,更是让王老师见证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仪式。

 

 


< 关闭窗口 >

浙江大学报 版权所有 ©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