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光
作者: 阮惠颖  阅读数: 10542 

  ■学生记者 阮惠颖
    考试周的一个清晨,离图书馆开门的时间还有近一个小时,可门口大厅已来了不少人,有的坐在花坛边的木椅上,有的在电脑上敲敲打打,还有的正出神地诵读着外文资料。
  苗苗背着双肩包走上台阶,探头望了下,等待进馆自习的队伍已经从门口打卡处一直排到了阶梯旁,仔细一看,中间还绕了好几个圈。苗苗瘪了瘪嘴:“人还真多啊,看来以后还得再早点。”
  保安提早开门,苗苗进去之后,打卡,上楼,进门,放下书包,一字摆开书本或文具,想来也是早已习惯,他的动作简直称得上行云流水。
  苗苗是2015级本科自动化(控制)专业学生,已经大二的他,是图书馆的常客。和自修教室相比,他更喜欢到图书馆自习,“淡淡的书页之香,更能让人沉静下来。”
  苗苗的祖上曾是习读诗书的殷实人家,后虽中落,但对知识的渴求、对书籍的热爱早已深入骨髓。对他来说,图书馆的氛围那么熟悉,令人着迷,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涌动着一颗颗迫切学习的心,无形中不断敦促着他。
  右手握笔,手畔是打开的书页,不时响起键盘敲击的声音,苗苗很快进入了状态。舒一口气,眉头却又拧成了“川”字,他抿抿下唇,拿起一旁的资料,又仔细地看了起来。自习的时光总是在静谧中流转,波澜不惊。窗外天色如水,苗苗依然埋首书中,仿若不知外界。而整个图书馆也几乎无人说话,耳畔只有“沙沙”的翻书声、笔尖与纸张摩擦的细微声和有人起身借阅书籍的脚步声。不远处的一对男生女生窃窃私语。男生有些郁闷但还是耐心地讲解着,女生微笑着在纸上涂涂抹抹。偶尔有人抬头,若有所思。
  夜深了,在闭馆音乐的催促下,学生恋恋不舍地涌出大门。图书馆门口,另一位晚归人也匆匆而过。不到五步,忍不住回首,不曾想他也一样。朦胧灯光之下,两位陌生人,擦肩后又默契回头,侧颜微笑。
  没有故事,这一瞬间应该也会成为美好的回忆。

 


< 关闭窗口 >

浙江大学报 版权所有 ©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