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里第一秋
作者: 付瑶  阅读数: 10538 

  “清波收潦日,华林鸣籁初。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燕帏缃绮被,赵带流黄裾。相思阻音息,结梦感离居。”“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自古便写满思念的秋天,已悄然来到浙里。这是2016级新生在浙大的第一个秋天,第一个秋天,他们会在思念谁?又会有着怎样的情绪呢?

■学生记者 付瑶
念家之情剪不断
    生环地专业的洪同学在国庆节假期刚刚回家,但返校后的她,依然在思念自己的家。“假期太短,躺一会儿就回来了。”洪同学笑着说。想到以前的秋天,洪同学回忆起来都是和家人一起摘果子的情景,“现在橘子应该熟了吧”。
  来自新疆的阿依丁古丽同学从高中时代就开始住校,尽管已经习惯离家的生活,她还是特别想念自己的高中同学、朋友和爸爸妈妈。对于还没来得及认识很多朋友的新生来说,高中的同学和朋友大概是他们心里最深的牵挂吧。
  “记得当我考上浙大的时候,父母特别高兴,带我去了天池、霍家穆等地方旅游。离家来到浙大时,他们把我送到火车站,他们一直站在站台上,视线里的他们越来越小,直到火车拐了个弯,他们彻底消失在视线中。”
  有一次回家,阿依丁古丽没跟朋友们说具体什么时候到,但当她到火车站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朋友们开心地笑着跑过来拥抱她,那一刻,被朋友围绕的阿依丁古丽绽放着最美的笑容。当她难过时,朋友永远是她的依靠,对远方的人,阿依丁古丽同学只希望他们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其实,真正的牵挂就是这句简单的祝福吧。

想对远方的人说
    来自竺可桢学院交叉创新平台的钱同学个性独立,不似女生般感性。从高中时代开始就每半年和父母相聚一次的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多对家、对父母的思念。他对浙里的秋天,更多的是一份初入大学校园的好奇与向往。对远方的人,钱同学似乎有很多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告白吧。”钱同学羞涩的一笑,“有很多对老师的歉意,还有很多话想对父母说。”
  在这个秋天,电气专业的付同学感到有些遗憾,她觉得做了对不起朋友的事情。因为自己自私又任性地一味要求朋友的陪伴却不顾及朋友的感受,让朋友受到了伤害。朋友远在广州,不能每天联系,更无法见面。付同学的表情中写满了落寞,“希望可以有机会见到她吧,无论最后能不能得到原谅,见她一面就好。”

欢乐地成为浙里人
    刚入学时候的思念家乡的情绪仿佛随着时间已经渐渐淡去。
  湖南的刘同学还记得自己在新生入学体检打完疫苗后坐在校医院的椅子上向学姐倾诉着自己的思家之情。
  尽管有些遥远,刘同学还是在国庆的时候回了家,还带回了很多家乡的特产。学姐学长的帮助、室友间的关心、班级里欢乐的小伙伴们、社团的趣味活动,都让他很好地融入了大学生活。
  “我对未来的大学生活满怀期待呢!”

 


< 关闭窗口 >

浙江大学报 版权所有 ©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