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价值在于贡献 ———怀念沈德绪先生(上)
作者: 陈力耕  阅读数: 393 

  文/陈力耕
    沈德绪教授是我国著名的园艺教育家和果树育种专家,本文将追忆沈德绪教授在教学、科研和育人过程中的一些感人事迹,以资学习、弘扬和传承他一生践行“生命的价值在于贡献”的可贵精神。
  “生命的价值在于贡献”是沈德绪先生一生践行的座右铭,也是他崇高精神的体现,我以此为题目来纪念他,是想籍此学习、弘扬和传承这种精神。
  沈德绪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园艺教育家和果树育种专家,在果树新品种选育及园艺教学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他是我们原浙江农业大学园艺系一位成果卓著、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好老师,是继吴耕民先生之后的第二位果树学科带头人,他也是影响我、引领我一生的人。他离开我们虽然已有14年了,但他那音容笑貌和严肃认真、不知疲倦的工作态度常常萦绕在脑际。

一、崇尚科学,坚持真理
    沈德绪先生在一生的教育和科研中,始终遵循求是精神,崇尚科学,坚持真理。他为我们园艺62级主讲遗传学、果蔬选种及良种繁育学,十分重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他通过自身选种育种的实践活动和积累的宝贵经验,将遗传学讲得生动有趣、丰富多彩。因而,当时我对这门课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常常向沈先生请教一些问题,沈先生总是不厌其烦地耐心解答。记得我曾经向他提过一个问题,“米丘林培育出安托诺夫卡苹果,能否用摩尔根遗传学来加以解释”,他就从驯化与基因突变的关系给我详细地解答,我听了以后当时佩服得五体投地。
  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当时冒着被批判的风险,给我们讲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学。在那个年代,由于一切受苏联影响,令高等院校元气大伤。在自然科学界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苏联大肆宣扬李森科、米丘林遗传学时,中国生物学界亦步亦趋批判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学,压制一切不同意见,以致一些知名科学家也放弃科学真理加入批判队伍,而沈先生能坚持科学良心,坚持为我们传授经典的、科学的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学,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他讲课逻辑性强、重点突出,而且从历史发展观点来阐明生物学理论,并结合自己的育种实践,将来龙去脉交待得清清楚楚。因此,他的讲课使学生容易理解和记忆,又能启示学生接受前人的经验教训,以便更深入地揭示科学规律。受沈先生的影响,我立志毕业后从事果树育种工作,并毕生为之努力前行。

二、注重实践 持之以恒
    沈先生从1956年起,就开始着重以桃、梨为主要研究对象的果树育种教学和研究,在引种的基础上,又开展了实生选种和杂交育种。在政治运动频繁的年代,即使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处境十分艰难的情况下,试验研究也从未间断。他“独居”在我校设于临安山区的果园中整整达6年之久,亲自保护了从校园搬迁过去的一大批桃、梨等果树育种材料,并对这些材料进行连续观察记载,保证了数据、资料的系统性和完整性。同时,每年花期进行了多个组合的有性杂交,获得大量的杂交实生后代材料,为以后陆续育成许多新品种奠定了基础,并将一批可贵的育种材料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这些既是现场教学的好材料,也是他育种的原始材料,为以后出成果、出人才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迄今在午潮山等地还保存着一批桃、梨等果树育种材料。
  由于他长期持之以恒地坚持育种实践,使他在果树育种上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育成了“黄花”、“杭青”、“绿云”、“雅青”、“新杭”、“西子绿”、“雪青”、“雪峰”、“新雅”、“青魁”等梨的系列品种和优系,其中黄花梨曾经是南方15个省市的主栽品种,最高峰时栽培面积超过200万亩,年产量达100万吨以上,年产值近20亿元,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十分显著。同时,丰硕的研究成果也为教学积累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为提高教学质量发挥了良好的作用。
  (作者为浙江大学农耕文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曾任原浙江农业大学园艺系系主任、教授。)

 


< 关闭窗口 >

浙江大学报 版权所有 © 2002